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访云南中国飞虎队研究会和中国远征军老战士联谊会
2015-02-04 14:33:15 来源:孙喦 作者:孙喦 【 】 浏览:1595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由于中国人民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巨大贡献、和中国远征军在滇缅印战场取得了辉煌战果,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盟军最高统帅部规定除了中国境内,北纬16度线以北法属印度支那的日军也由中国受降。这标志着中国在战后世界的重要地位,也是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作为胜利者,跨国接受战败国日本军队的无条件投降。
笔者文化大革命时结识入越受降的原国民九十三军军医处长、胸科专家方传一先生,了解到当时一些情况,今年三月写了“记抗战胜利第一方面军入越受降”长文,刊《中华读书报》并被光明网、新华网、中宣部党建网、近代中国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等转发或选用。承担中国作协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重点扶持项目《跨海挥刀割羯云——记抗战胜利中国军队入越受降》的写作后,于十月中旬到云南寻访当年亲历者和遗文旧档,期间拜访了云南中国飞虎队研究会会长孙官生先生和中国远征军老战士联谊会暨二战中缅印战友联谊会会长杨毓骧先生。
飞虎队是1941年在美国政府暗中支持下,美国空军教官陈纳德组建的“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十分艰危和世界法西斯势力甚嚣尘上之时,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接连挫败日本空军,不仅振奋了中国的士气,也振奋了世界反法西斯阵营的士气,并缘插翅飞虎的队徽以“飞虎队”名闻天下。
飞虎队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建立红色政权后由于政治原因,飞虎队的事迹在大陆不被提及。直到改革开放后,1994年陈纳德夫人陈香梅访华,请时任云南日报总编的孙官生先生为寻找飞虎队遗迹。孙官生先生多方查访,深为飞虎队的英雄事迹所感动,遂于1995年特辟“抗战纪实”专栏,在《云南日报》连载了32期。这在当时是冒了相当风险的。之后飞虎队的事迹才日渐被人们知悉。孙官生先生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飞虎队历史的考察研究,退休后在2007组建了飞虎队研究会。
飞虎队研究会在昆明龙翔街,一条不宽的街,一栋不起眼的楼房,但楼壁“飞虎大楼”四个大字却虎虎有威,十分醒目。孙会长在美国达拉斯参加飞虎队年会刚刚回来,却已预先为我复制了两份关于入越受降的资料。了解到我想查找的具体内容后,又带同研究会的工作人员为我查找到几份相关文献,然后简单介绍了研究会的情况。
飞虎队研究会是民间机构,陈香梅女士、美中二战基金会董事长杰夫·格林先生、和云南省原人大主任尹俊任名誉会长,孙官生先生任会长,副会长有飞虎队老战士陆建航、远征军老战士杨毓骧、中国二战空军英雄高志航之女高丽良、中国远征军司令官卫立煌的孙女卫修宁等几方面的代表人物。研究会经费都是自筹,主要是社会捐赠,孙会长更是倾家办会,2011年还用自家在昆明市郊的老宅创办了飞虎队博物馆,免费向公众开放。研究会的工作虽遇到种种困难,却已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果,如找到了飞虎队大队部及一、二、三中队驻地遗址;找到了昆明飞虎空军公墓;找到了记录飞虎英烈飞行的巨著《铝迹》(驼峰航线因满是失事飞机的碎铝片而被飞虎队员称作“铝谷”);特别是查实了从1938到1945年,飞虎队(包括地勤和翻译、秘书等服务人员)共坠机825架,牺牲美国飞行员2264人,中国飞行员911人,如果再加上牺牲的苏联飞行员211人,总计3386人(原来普遍认为飞虎队驼峰坠机509架,飞行员牺牲约2000名)。孙会长办公室的整整一面墙上,便挂着三千多名飞虎英烈的名单。研究会成立以来已有上千名当年美国援华飞虎英雄和飞虎英烈的后人前来,缅怀和交流。中美两国领导人也多有来访。可以说,飞虎队研究会已成为中美友好往来的一条渠道。
飞虎队、远征军、入越受降,都是在滇缅印战场,有着密切关联。整整一个上午,孙会长都在和我讨论入越受降的史事:滇缅印战场在中国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入越受降的构成事件和相关事件、个人因素在局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有关人物的评价、对时局和战后格局的影响等。孙会长年逾七旬,却精神饱满,思维敏捷,语言率真,冲劲比年轻人还足。也谈到一些有关的逸事,例如当初是飞虎将军陈纳德帮助引进的美国优质烟种,才奠定了今天云南烟草王国的地位。对近来一些媒体炒作的“最后一个飞虎队员龙启明逝世”,孙会长已再三讲属于误传或不实炒作,飞虎队研究会年逾九旬的副会长陆建航和一位理事都是飞虎队员,都健在,国内也还有数位飞虎队员健在,如天津的何其忱先生。希望有关方面能给予关爱,不要人没了再炒作。
分别时孙会长还送给我一本画刊,里面有2013年,中国飞虎队研究会应美国休斯顿和夏威夷航空博物馆邀请访美的内容,还有飞虎队大本营巫家坝机场珍贵的历史照片。目前大陆已见不到二战时飞虎队的功勋战机B-25(重型轰炸机)和B-40(战斗机),孙会长等是次访美才得圆梦,不但近距离接触,还登上B-25,由馆长亲自驾驶巡视了美国东海岸。看着孙会长在传奇战机B-25和B-40驾驶舱里的照片,让我好不羡慕。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席卷东南亚,攻入缅甸,企图封锁中国和进攻中国大后方,结束中日战争,同时攻占印度,进而与法西斯德国会师中东。印度是英国进行战争的重要根据,英军无力抵御日军进攻,请求中国援助。缅甸是中国得到国外援助、坚持抗战的最后生命线,同时事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大局,国民政府遂调集103000人组成远征军,入缅作战。由于中、美、英缺乏协调、指挥失当、英军自行逃跑和缺乏丛林战经验,中国第一次远征军失败,只4万多人安全撤离,最为惨烈的是穿越野人山就损失了3万多人。但远征军阻击了日军在印缅战场长驱直入,中国军民又紧急布防守住了滇南-怒江一线,使日军的战略意图未能得逞。虽然滇缅公路的美国援华运输线被日军占领,但飞虎队和中国空军冒着巨大牺牲开辟了驼峰航线,三年多时间里共飞行8万余架次,运送物资近74万吨,坚持了抗战。大批知识青年在国民政府“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下踊跃参军。就读国立西南中山中学的杨毓骧先生就是那时和许多同学一同报名参军,编入青年远征军207师,又经文化考核和体检,在巫家坝登机由驼峰航线空运到印度蓝姆伽,接受美国机械化和丛林战训练。
撤退到印度的中国远征军残部加上空运补充的兵员,达到10万人,全用美国武器装备,经过整训组成中国驻印远征军,于1943年10月挺进缅甸;在云南也集结16万精锐部队,组成滇西远征军,于1944年5月强渡怒江,在飞虎队协同下开始了大反攻。驻印军歼灭日军4万8千余人,自己伤亡1万8千余人,解放缅甸约13万平方公里土地;滇西军歼灭日军2万1千余人,自己伤亡6万7千余人,收复滇西全部。两军于1945年初胜利会师并与英军会师,取得了战略大反攻的胜利。
杨毓骧先生当时属辎重兵暂编1团,随军解放缅北,胜利回国后复原,进入云南大学读书,后来成为人类学专家和云南民族大学教授。2007年组织云南中国远征军老战士联谊会,杨毓骧先生被推选为会长。
云南民族大学的老宿舍楼在莲花塘(吴三桂为陈圆圆修的园林)旁。因杨毓骧先生年事已高,原本只准备做礼节性拜访,不想一见之下,谈得极为欢畅。杨老年近九十,却精神矍铄、身板挺直、思维活跃,兴致勃勃地和我讲起当年往事。恰好我一位远亲也是抗战投军的知识青年,和杨老在同一部队,是青年军独立营的营长,回国后重拾教鞭,其后受尽折磨九死一生,而抗战胜利时去投奔他的堂弟后来成了台湾的军政大员。杨老复员就读云南大学后参加中共地下党,又逃出学校参加中共滇桂黔边纵队,后来却遭整肃死里逃生,说起来又颇为感慨。
杨老从事人类学研究,著述颇丰,考察过二十多个少数民族并撰写了简史,发表论文和调查报告三百多篇。但近二十年来,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组织中国远征军老战士联谊会、联络远征军战友、和搜集整理远征军的文献资料并出版上。杨老认为这是他对九泉之下战友的责任、对那段峥嵘历史的责任。自1993年至今,已编撰出《二战中印缅战区英烈名录汇编》共9部,还有3本远征军的诗歌集正在编撰中。
从建立红色政权,远征军老战士大都埋名钳口偷生,杨老本人以前就不敢对孩子提及这段历史,因此初期寻找远征军老战士的工作花费了杨老巨大精力。随政治气候变暖,他联络了一些远征军老战士,在云南省政府支持下成立了联谊会,之后联络上了越来越多的海内外远征军老战士。联谊会活动时人数最多达二百五十多人。2012年,昆明地区健在的远征军老战士还有31人,这两年又有一些人陆续离去。杨老愈发有紧迫感。杨老的儿子杨奇威教授、也是飞虎队研究会和远征军老战士联谊会的常务理事告诉我,杨老身体并不像看上去那样好,去年还生了一场大病。但他每天早起晚睡伏案工作,要早一点将战友们的事迹出版。搜集整理资料和出版的费用对杨老来说是个大难题,离休工资除了维持基本生活,便都用在这上面了。望着杨老饱经沧桑却充满朝气的面庞,望着狭小的陋室、装满堆满书稿资料的老旧桌柜,让我由衷的敬佩又很感心痛。
中国远征军、大抵也是中国军队,以新38师和新22师(先组成新一军,后扩编为新一军和新六军)的战绩最为彪炳。新22师在1939年广西昆仑关战役全歼日本号称‘钢军’的第5师团21旅团;新38师第一次远征取得仁安羌大捷,击败数倍日军,救出7千余英军和500多英美俘虏。二次远征,新22师和新38师在胡康河谷痛歼日军王牌18师团,又在孟拱河谷歼灭日军第8师团和52师团主力,令日军闻风丧胆。抗战胜利,为震慑日军,便由飞虎队将先期回国的新六军空运南京,接受在华日军投降;而由固守滇南五年令日军无法越雷池一步的滇军主力入越受降。原本拟由新一军担任中国驻日占领军的重任,可蒋介石舍不得将之派去日本,就抽调部份青年军准备编练为5千名海军陆战队去日本,杨老所部就被国民政府抽调整编为这支海军陆战队。嗣因占领军的兵力要求,改由滇西远征军、又编入一方面军入越受降的第53军荣誉二师担任。最终却因爆发内战及国际局势变化而未能实现,实在令人扼腕。
杨老向我讲述了在印度蓝姆伽受训、二次突进野人山、战略大反攻获胜后归国、日本投降和战友欣喜庆祝,特别是选调为占领日本的海军陆战队、集结准备换装出发,却半途而止的情形。蒋介石利用滇军入越受降之机、在昆明发动兵变。是时杨老所在青年军已从缅甸战场归国,正驻扎在昆明西山待命,为我回忆了所见所闻。对入越受降,杨老讲曾认识三位原一方面军入越的老战士,当时任连排长,都比他年纪大,已相继去世。杨老尽量回忆了老战友们的有关讲述,并允诺帮我查询曾入越受降的老战士。这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杨老还为我找出一些有关的文章资料,亲自送我出来珍重道别。
远征军、飞虎队,都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光辉篇章;入越受降、派遣驻日占领军,则是中国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巨大贡献和战后世界重要地位的标志。虽然因内战和政府狭隘短视,中国未能保有和争取反法西斯战争战胜国的一些权益,但这些仍是中华民族复兴的重要历史事件。这几者又密切相关。我回来后也将几份孙会长和杨老需要的文献寄去。由孙会长和杨老等提供的线索,我在云南图书馆人员的帮助下,在书库内找到了当年国民一方面军入越受降的完整文件档案,另由文史研究馆还找到了河内受降仪式警卫团团长的日记、入越先遣团副团长的回忆录等宝贵文献。
对云南中国飞虎队研究会和中国远征军老战士联谊会的访谈让我获益非浅,在云南的访查也收获颇丰,更为前辈光辉事迹所感,为创作打下了良好基础。要尊重历史忠实历史,在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写好这段让国人扬眉吐气的历史。
 
Tags:访云南中国飞虎队研究会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打印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10多位著名作家来莞采风

相关栏目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