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薛玉森著《九月的记忆》
2012-09-03 18:25:19 来源:WSC 作者:WSC 【 】 浏览:4026


 

    薛玉森,男,笔名阿雪、三木,1957年9月出生,天津市静海县人,天津作家协会会员。工作之余喜好文学创作,擅长民间故事与幽默笑话。先后在《静海文汇》、《天津农民报》、《天津日报》、《北京晚报》、《中国漫画》、吉林《婚育漫画报》和《幽默与笑话》等报刊发表各类作品二百余篇。2012年3月,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九月的记忆》。 

精彩篇章:

※祖父的幽默——
祖父很幽默。
祖父的幽默不分场所、不分对象,可谓无话不包,无时不有。比如说起谁家的孩子不学好,他便说人家的孩子是“大麻子(蓖麻)喂鸡——不是正经粮食”,究其根由,是“大眼贼翻白眼儿——惯(灌)的”;说起谁们两个人十分要好,他便来一句“枣木球儿——一对儿”,是“王八瞅绿豆——对眼了”;说起了解哪个邻居的底细,他便概括为:“对门儿吃糠饽饽——谁都知道谁”,是“大年三十吃饺子——没有外人儿”;有时祖父与人唠嗑,一旦人家将有的意思理解反了,他便马上打手势拦住:“且慢!‘尿鳖子打酒——岔(差)壶了’”;有时,大人聊天,我和小伙伴儿冷不丁的插句话,他会口张语落:“小毛孩子,‘旮旯儿上蹭腚——你贴得上边儿吗’?”一次,我放学回家,正赶上祖父背着一大筐芦草喘着粗气挤进院里。我忙放下书包,一边拍打着他老人家身上的土屑,一边问道:“爷爷,这筐草够重的吧?”祖父则笑着冲我点头道:“嗯,‘白单裤——不轻(青)”。
祖父解放前后都当过干部,情性直爽,口不饶人。一次,他与一位群众很有意见的村干部不知为什么在街心吵了起来,引得许多人驻足围观。
祖父的声音:“你不会当官儿,就该知趣。若不知自己吃几碗干饭,那快早点儿‘小孩儿屙屎儿——旁边儿挪挪’,别总是‘癞蛤蟆上马路——假充进口的小吉普儿’”。只听那人大声吼道:“你行啊?你行,你干!”祖父半眯着眼,不卑不亢地说:“谁干,那得让众人选,反正我看你是‘蝲蝲蛄钻莛杆儿——不是那个虫子!”围观的人们仿佛不是在看打架的,倒象成了听说相声的观众。
我9岁那年,家乡刮起了“史无前例”的革命风暴。祖父眨眼之间由乡邻们官称的“二爷”变成了人人唾骂的“历史反革命”。由于他当共产党的干部是从解放前做了三个月的“乡秘书”过渡来的,所以,就有了祖父“伪派儿”的证据。
“造**有理”的革命闯将给祖父糊了一顶高大的帽子,正好与他那矮小的身躯相映成趣。当造**派在台上大声宣布着他的罪行时,祖父却用手指在那帽子四周不规则地添上了许多“眼睛”。那个曾经被祖父在大庭广众之下责问过的干部,狠劲托起祖父的下巴阴阳怪气地问:“你现在还是‘二爷’吗?”祖父仿佛糊涂地回答:“不是、不是,我是‘三爷’的二哥!”造**派说他不老实,应当向人民请罪。祖父一边嚷着“我请罪,我,我请罪”一边拉着长声儿对着台下:“我喝了人民的血?……我给老蒋送了情报?……这血是o型还是圈型?那情报是传情还是说爱?咦!这个猴儿脑子……,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既有点古怪又带着抖颤的声调逗笑了参加批斗的群众,惹恼了“立场坚定”的革命闯将。“打倒薛XX!”口号声刹时由台上传染到台下,响遍了整个会场。我那时还是站在人民一边的“红小兵”。一个造**派非让我领头喊口号,要我与祖父划清界限。我刚个“不”字出口,头上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我忍着痛举手喊了起来。不想只喊了两句,祖父便真的被“打倒了”。
当时,清楚的记得,我第一句叫着祖父的名字喊道:“打倒薛XX!”这时台上台下的革命群众情绪激昂,立即随我振臂高呼:“打倒薛XX!”其声响彻云霄。受到感染,第二句我更加卖力。可不知怎的,我却高声喊出了:“打倒我爷!”此刻,被激情包围着的与会人员也不加思索地跟着喊起了:“打倒我爷!”等到他们醒悟过来时,话已难收。台上挨斗的祖父可高兴了,他立即大笑着冲着我昂首喊道:“好小子,有种!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啊!”
造**派的大小头目们被激怒了,他们一股脑地冲上了批斗台狠狠地踢打祖父,眨眼间祖父折了三根肋骨,转而趴在台上不动了。当时,一是家庭生活困苦,二是祖父“罪该万死”,以至于他有病难医,卧床不起。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叫“牛流口水——没治了”。
祖父就是这样的人,哪怕他病入膏肓,也改变不了其幽默的性格。邻居去看他:“二爷!病好点儿了吗?”祖父总是回答:“咳!好什么呀,‘俩猪打喳喳(音cha)——早死晚死早晚死’啊!”邻居说:“慢慢养着,您会好的”,“咳,谁也不用劝我,我是‘哑巴吃饺子——肚儿里有数’哇!”祖母有时埋怨起过去那些踢破了门槛,吃细了筷子的亲戚朋友不登一步门的时候,祖父反而开导祖母:“你不要‘狗熊钻烟囱——太难过了’,岂不知‘虎落平阳被犬欺’,‘落了时的凤凰不如个鸡’吗?”
1977年初夏,祖父带着他那满腹的冤屈,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临终,他老人家对我说:“你爷爷绝不是反革命。到了那边儿,马克思如不接见,我也要到毛主席、周总理那去讨个公平!”我含着眼泪看着祖父。祖父最后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你要为人正直,要有德行,绝不可‘大眼贼儿下老鼠——一窝不如一窝儿’呀!”我使劲把头点了又点,表情很难说清是哭还是笑。
两年后的春天,祖父的冤案得到了彻底平反昭雪,那顶戴在他头上十几年的“历史反革命”的帽子也随之摘掉。同时,压在我心灵中许多时候的梦魇也得到了彻底的解脱。我想,若是祖父九泉之下有知,定会编织出一个十分圆满的幽默故事。
 
※九月的记忆——
(一)不能忘却的历史
1931年9月18日晚,早已对中国虎视眈眈、垂涎欲滴的日本帝国主义挑起事端。日本关东军炸毁南满铁路沈阳北部柳条湖附近的一条铁轨,制造了“柳条湖事件”。他们诬称中国军队破坏南满铁路并袭击日本守备队,随即借演习为名而待机的关东军便炮击中国东北军的北大营,并向沈阳进攻,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件,拉开了日本帝国主义企图以武力征服中国的开端。那一刻,中华大地国无净土,人民过起了鬼的日子。
1936年9月22日,为了全中国人民的利益,毛泽东主席与东北军张学良将军签署了《抗日救国协定》。
“七·七”事变后,中国人民开始了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
1937年9月16日,日本开始轰炸国民政府首都南京,三十万军民成为刽子手的刀下之鬼。
9月22日,面临中华民族的危亡,国共实现了第二次合作,中国人民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事隔三天的9月25日,八路军115师夺得了抗战爆发以来的第一次大捷——“平型关大捷”,从而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士气。
正当中国大地硝烟弥漫的时候,新的战火则燃烧了世界。
1939年9月1日凌晨4时45分,在法西斯魔头希特勒发布了《关于实施“白色方案”的命令》之后,德军57个师近150万人,2500辆坦克、2000多架飞机分三路向波兰发动突然袭击。他们采用“闪电”战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波兰全境沦陷。德军突袭波兰的第三天,英、法两国对德宣战,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至此,中国人民卷入了更大的战争漩涡。
经过8年的浴血奋战,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终于迎来了第一缕阳光。
1945年9月2日,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日本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之前的同年7月,中、美、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则在负隅顽抗后于8月15日由天皇裕仁发布“停战诏书”,宣布投降。随后,美、中、英、苏等9个盟国代表依次签字。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德、意、日法西斯的彻底失败而告结束。
1946年9月11日,日本战犯东条英机自杀未遂,不久被处以绞刑。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布通告,将1945年9月3日,即日本政府签字投降后的第二天,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抗日战争胜利后,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倒行逆施,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又进行了四年之久的解放战争。巧合的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与国民党决战三大战役的首战就发生在9月。
1948年9月12日开始的辽沈战役历时52天,共歼敌47万人,解放了东北全境。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不但在质量上,而且在数量上也占有了优势,为赢得全中国的解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透过以上这些场面,我们看到了战争的残酷,看到了兽性的狰狞;看到了英勇志士为其事业不懈的奋斗,也看到了中国和世界人民期盼和平的渴望!……
 
(九)献给九月的心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发展进步的动力和源泉在于人,在于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新中国诞生以来,祖国始终像磁石一般,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儿女投身到壮丽的社会主义事业,投身到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事业。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炎黄子孙的爱国志、中华情则痴心不改。当九月这个季节积累的智慧一旦变为生产力,这“黄皮肤”的脊梁将担走三山五岳,将挑起整个世界!
2009年9月14日,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代表座谈会全体与会代表。
2010年9月6日,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庆祝大会在广东深圳隆重举行。胡锦涛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面对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我们要胜利实现既定战略目标,必须坚定不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定不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继续奋勇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事业。
经过60多年的努力,中国以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城镇人口比重由1949年的一成提升到现在的近五成,财政收入增长了近1000倍,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成绩更是世人瞩目。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改革开放30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称: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由1978年的3645亿元迅速跃升至2007年的249530亿元,在世界主要国家中的排名由1978年的第十位上升到第四位,仅次于美国、日本和德国。人均国民总收入由1978年的190美元上升至2007年的2360美元。我国已经由低收入国家跃升至世界中等偏下收入国家行列。外汇储备由1978年的1.67亿美元扩大到2007年的15282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一位。进口贸易总额从1978年的206亿美元增加到2007年的21737亿美元,增长了104倍,在世界贸易中的位次由改革开放初期的第32位上升到第3位。
带着胜利的豪情回顾过去,60多年的风雨沧桑历历在目。我们一切的一切都已打上了历史的烙印,融入了历史的长河。“站在新起点,实现新跨越”,事业崇高而神圣,前途光明而曲折。今后的路还有好远,好远……
九月里的文字,有些灵动自由,有些挥洒随意;可九月里的诉说,却是敞开心扉,饱含激情。
九月的天空,风轻云淡;九月的大地,菊花盛开。流转的岁月中,有安然的幸福,有多舛的过往。发生在九月里的每一次动荡,都将给我的生命之舟打上深重的印迹。
九月,这个特殊的季节,这注定走进一生的日子。不管你是守望还是离去,不管你是面对还是逃避,不管你是珍惜还是放弃,也不管你是追忆还是忘记……
生命中,依旧人来人往,无论是与我擦肩携手走过生命中这一程的;还是为了记忆中的九月,生命已经终结而步入天堂的。我,都将用心好好呵护。我,都永远永远不会忘记……
  
 

Tags:薛玉森著《九月的记忆》 责任编辑:WSC
】【打印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纨绔世子妃(上-下) 下一篇李恩红著《烟雨梦痕》

相关栏目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