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李恩红著《烟雨梦痕》
2012-09-03 18:20:33 来源:WSC 作者:WSC 【 】 浏览:4480



 

    李恩红,女,笔名东方雁,1965年生于天津静海,天津作协会员,自八十年代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先后在《天津日报﹒文艺周刊》、《天津文学》、《天津工人报》、《海河文化》、《平原作家》、《天津诗人》等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各类文学作品,《静海作家网》总编辑,2012年5月出版诗集《烟雨梦痕》,全书分为花语无声、乡野抒怀、岁月履痕、感悟杂思、真情咏叹五个小辑,共计198首诗歌作品。 

精彩篇章:
 
 
  
夕阳西下
暮霭飘摇
枯燥的晚霞故事已冷
虚幻的梦也不再延续
远处庄稼地一脸歉意沉默不语
只用几丛荒草遮盖裸露的肌肤
只有一簇簇的野菊花
躲在田野的角落悄悄绽放
在瑟瑟寒风中挺立着坚守
把清幽的菊香悄悄弥漫
弥漫成了这个季节的味道
那是菊花对季节的挽留
要留住这个秋天的金黄
眼眸中释放热情的火焰
是谁在这黄昏里动情地采撷
是谁把一片金黄藏进了书本
把所有的诗意种在心里
闻着书里的香
品着心里的美
心满意足地走在田畴
走在枯萎清瘦的季节
 
 
 
 
像夕阳下的老者
独立在晚霞金辉
冷静地红着容颜
在深秋的村庄和田野上
摇响了悠悠岁月的风铃
天黑了,枫树就是原野上的灯
照亮返乡人匆匆归家的路
天黑了,枫树就是天上的星
指引着飞翔游荡的灵魂寻找归宿
 
 
老榆树
 
运河岸边一棵苍老的榆树
曾经郁郁葱葱
曾经生机盎然
充满骨气
笑傲苍穹
一张老脸笑迎风雨雷电
一颗平常心面对群树百草
伫立多年饱经沧桑
守望着村庄的安宁
守望着季节的轮回
用满树的枝繁叶茂
昭示着生命的顽强
老榆树站在岁月的深处
让人情不自禁地投去敬仰的目光
 
 
老槐树
 
村口站立着一棵老槐树
老槐树很老很老
比村里最老的老人还要老
像一位古稀残年的慈祥长者
脸上的皱纹镶满记忆
沧桑的心呵护着一片荫凉
岁月闲愁里栖息啁啾婉转
繁茂的枝头挂满悠然的情怀
守候着一些曾经遗忘的故事
演绎成参差不齐的乡村哲学
当秋风把片片叶子吹落
便砸疼了许多青涩的童年
 
 
写给芦苇
 
野性的坚韧
柔性的淳朴
心是一片空白
空白其实也是一种境界
以空白的追求坚守情操
在四季轮回中守望花开花落
在亘古的苍茫大地上随风摇曳
在岁月的荒原开出潇洒空灵的花
在柔润的水中吟诵平平仄仄
在风雨中磨砺成坚韧的风骨
一棵芦苇便是一缕乡情
一朵芦花便是一片乡思
一支芦笛便是一声乡音
一条芦根便是一脉乡土
 
当秋风掠过飘逸如歌的苇梢
南飞的大雁便衔走了芦笛
在明净的高空吟哦白茫茫的诗篇
当萧瑟的秋风点燃了秋野
便有一片白色的火焰燃烧
浓浓情意便糅进跃动的年轮
季节的灵魂便在秋风的摇曳里舞蹈
追求与梦想便在舞蹈中复活
袅袅炊烟便随着梦想飘浮
飘浮在茫茫芦花的蒹葭苍苍
飘浮在荡起银白波浪的苇塘
秋风就裹挟着乡情浪迹天涯
 
 
       走进村庄
 
一座古老的村庄
一部风调雨顺的历史
曾被诗人写进分行的韵律
古老村庄里挥舞着古老的汗水
一代一代延续村庄古老的故事
走进细雨天空下的古老村庄
忽然就有了一种庄重和典雅
忽然就想以古老的心情酝酿诗行
一咏三叹地叙述村庄的风风雨雨
 
 
家乡的老房子
 
家乡有一座老房子
每次回家都要认真阅读
阅读那斑斑驳驳的历史
看炊烟袅娜出的故事
老房子老了
饱经沧桑的四壁被烟火熏成黑色
看了就感觉有些疼痛
老房子以孱弱的躯体支撑一个叫作家的名词
老旧的门槛在遥远的记忆里纹理分明
祖辈和父辈在这门槛上跨越了多少年
为了生计出门去进门归
成了命定的生活方式
走出老房子也成了遥远的期望
岁月给老房子留下了破败凄凉和寂寞
老房子就把珍贵的往昔储存
储存了祖辈的童年
储存了父辈的怀念
储存了我的幸福与忧伤
所有的储存都变成不愿撩拨的回忆
都变成不愿惊扰的曾经温暖甜蜜的梦
 
 
八月的苇塘
 
八月的苇塘
熏风阵阵
芦荻苍苍
芦花飘飞淳朴的歌谣
炊烟在村庄的边缘旋绕
芦笛在苇塘边吹响
绿色的灵魂在飘零
飘零在秋水的涟漪
秋风在流浪的风景中
轻摇悠长又厚重的故事
 
 
在海边
 
乱云飞渡烟霞映天
美丽和忧愁与潮汐共舞
寻着海燕翱翔的航线
却只见云烟不见浪涌
一群候鸟栖息在诗意的沙滩
灵魂便遁逃了暗夜的笛声
历经风雨沧桑
澎湃日夜潮汐
于是苍山如海
于是残阳如血
伫立海边的老树
和咸涩的风一起
从黎明到黄昏
形成了岸的风景
风景便愉悦了世界
 
 
渡口
 
渡口老了
渡口荒废了
老得只剩一道风景
曾经的典雅
曾经的船桨
曾经的繁华
在奔走的河里漂流
河水漂走了岁月
季节也变得模糊
河岸上的青苔肆意滋长
长成了历史的记忆
只有夕阳摩挲着古老的渡口
只有几棵苍老的树生长着牵挂
 
 
风景
 
一本没有读完的书静静地躺着
一幅不太完美的画孤寂地悬着
那是一阕酸楚与忧伤的小令
那是一幅独特与浮香的写意
落满尘埃的书房泛着时间的味道
深沉的暮色装点消瘦懒散的心情
在未央的夜里抒发柔细的忧郁
那些同样的怅然同样的迷离
随着岁月在夕阳里翻飞
生命便与秋日一样金黄
所有的美丽就成了回忆
所有的故事就成了背影
思维的沙滩便呈现一派清晰
悄悄地驻进年轮的记忆深处
 
 
三月雨
 
云重风轻
雨声淅沥
敲打着窗外的夜色
窗外的情节让人感怀
勾起堆积在心底的喜忧悲愁
就在心海掀起潮波
迷乱了浓浓的心绪
孤寂的心走进雨夜
走进回不去的从前
走进那条记忆的河
衣裳被雨打湿了
心也被浸湿了
慨叹这风声雨瑟的夜
不知诠释着谁的快乐谁的忧伤
 
 
我的秋天
 
我的秋天姗姗来迟
我的秋天即将过去
清爽的秋风拂面吹过
吹过后化为绵绵细雨
滋润了花香弥漫的秋夜
让我陷入美丽的诱惑
让我的寂寞在风雨中漂泊
多少个这样清冷的夜晚
任痴情与恐惧伤害着自己
只在心里为自己设定季节
 
 
秋殇
 
秋天是适合怀念的季节
秋天的时光在苍老中流逝
潇潇秋雨飘然溅落
溅落许多浅薄的忧伤
即便忧伤舞尽了清秋
却依然没有我的守候
穿越红尘的喧嚣
沉淀心灵的浮华
只用文字裹起那缕隐隐的痛
让思念的煎熬化作温柔缠绵的音符
在秋风秋雨里把孤独的故事撒落天涯
秋愈浓人愈远
那零落在风里的浅笑
被不知深浅的风轻轻遮挡
昨日梦中的一切已是沧海桑田
生命的年轮已刻下岁月的疤痕
只在那错过的年华里叹息
因为即使相守也无法圆满
只好剪取一截繁华
给自己留下一些温暖
 
 
白露为霜
 
秋霜来自何方
白露归往何处
时光在晓风残月下
吟唱最灿烂最短暂的瞬间
穿越世俗的喧嚣与浮躁
站在季节的末端
独自品味着落寞与冷寂
任浮云苍白地掠过
任时间凝固成满地秋霜
把曾经缤纷的色彩
涂抹在大地的沧桑
拾取一片残红
化作生命中的激情
将思绪凝固
然后慢慢收藏
 
 
无语的诉说
 
一夜秋风寒雨
碎了妩媚娇艳的花儿
一声长空雁叫
痛了一颗行走在天涯的心
怅然的目光投向历史的深处
一只孤独的夜莺
在晚秋枯瘦的枝头啼鸣
惊醒了栖息在夜色里的灵魂
穿过黑夜蹂躏的凄凉
拒绝秋风中的沉沦
拒绝秋风中的悲鸣
拒绝秋风中的忏悔
放眼茫茫天涯路
胸怀青青河边草
在旅途中磨练
在奔波中存活
在萧瑟中寻找烂漫春光
 
 
无奈
 
撒谎但不是蒙骗
却像瘾君子戒毒
身不由己
 
东南风吸食了容颜
西北风扯碎了衣衫
目标在风中飘移
 
回望溪流歧路
残花朽叶
散落成无序的足迹
 
花开花落
前面的前面
依然是解不开的谜
 
 
七月
 
七月的阳光在日历上沉睡
渲染着坚硬却又坦然的温柔
七月的色彩把阳光的翅膀划伤
怅然的感觉在七月的落日里爬出
就在守望里呼唤生灵的释放
黎明总是把七月的夜掐断
沉淀的记忆就在七月发芽
生长一枚七月的书签
浸染着心魂的痕迹
宣泄着凝重的苍茫
就想把憔悴的阳光折叠成诗行
就怀疑七月的天空不知为谁而蓝
 
 
写给我的母亲
 
弯曲的岁月
把母亲的腰身弯成一张弓
在弯曲的村路上
摇晃着她那弯曲的身影
一根弯曲的拐杖
随着母亲弯曲的脚步
走出一道弯曲的风景
 
母亲的额头
爬满了弯曲的褶皱
褶皱里深藏着岁月的故事
飘逸的白发吐露当年的风华
沧桑的脸庞透出曾经的神韵
但那双饱经磨砺弯曲变形的手
依然托着儿女们年轻的梦
 
西风下的黄昏里
母亲倚着苍老的榆树
眺望着返归的儿女
枯涩的眼睛闪着希望的光芒
夕阳在暮霭中勾画爱的造型
母亲与树四季相依
站成一尊不老的雕像
 
 
写给我沉默寡言的父亲
 
他是一个老人
只是一个老人
他不是别人
是我的父亲
是我沉默寡言的父亲
 
父亲老了
脸上那干涸的皱纹记载了沧桑的悲喜
苍岩般的面容化作了星月暗淡的夜空
父亲说所有曾经的荣光都不属于自己
包括那些被风霜雨雪肆虐过的日子
父亲那曾经炽热的火焰已经暗淡
一颗老了的心在默默地向曾经的年轻作别
 
父亲只能让自己就这么衰老下去
尽管儿女给岁月之神发了咒语
但父亲仍然如一只走累了的老钟
任头上那片白肆意地迅速蔓延
于是父亲就喜欢一个人坐在回忆里
任每天的天空慢慢变黑
把腰背上的酸痛都刻进了日历
都变成了沉默寡言的故事
 
时间就这样飞逝如烟
光阴就这样悄无声息慢慢走远
父亲那慈祥的面容曾饱含坚毅
父亲那羸弱的背脊曾扛起希望
那一副俨然的面孔
蕴含着不变的善良
那一头花白的须发
凝聚着岁月的风霜
 
父亲老了
那双曾经炯炯有神不知疲倦的眼睛老了
那双曾经默默注视儿女渐渐长大的眼睛老了
老了的父亲沉默寡言
沉默寡言的父亲却让儿女难以读懂
儿女注定要守候着父亲的沉默
读岁月
读大风
读蓝天
……
 
 
蜡烛
 
夕阳在静寂里沉落
白色蜡烛缓缓燃烧
烛火中依稀看到父亲慈祥的面容
我在烛火前独舐父亲去世的哀伤
我多想握住父亲的手
跟他讲那关于天堂的传说
我想用沟通的方式燃烧痛苦
为父亲解除对死亡的恐惧
希冀这美丽的谎言成为亲情的表达
可我最终没能说出那美丽的谎言
因为父亲在生命读秒的时刻依然清醒
因为我总感觉父亲有无尽的话语要说
而父亲最终也没说出半句话
只留给我一个幻想的空间
没有父亲的世界竟是这么空空荡荡
草无语
泪成行
天地苍茫
无处诉衷肠
 
记于2011年8月26日午夜父亲去世之时
 
 
秋天感怀
 
霏霏秋雨泣诉着父亲离去的悲伤
骨肉亲情与心中的绵绵哀思
化作漫天的清泪淡淡地流淌
悲痛就像秋天里的野草
在洒满哀伤的秋光里摇曳
泪水穿过秋风
疼痛穿过秋雨
苍老的秋天因为疼痛更加苍老
萧瑟的秋风因为泪水更加萧瑟 

 

Tags:李恩红著《烟雨梦痕》 责任编辑:WSC
】【打印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薛玉森著《九月的记忆》 下一篇张寿文著《梦荷追思》

相关栏目

广告位